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山西临汾:从崔峰昱黑恶集团看山西临汾 “扫黑除恶”的现状

时间:2019-8-28 22:33:28 点击:

从7月16号以来,一篇由北京媒体发的《专家研讨山西临汾建筑商夏志林举报黑恶》一直在山西乃至全国广泛传播,文章主要讲述山西临汾市地产开发商崔峰昱动用黑社会组织“蝎子帮”围攻建筑商夏志林再审的法律问题以及崔峰昱与“蝎子帮”之间的关系。通过夏志林据实陈述和证据展示,可以看到崔峰昱对黑帮的控制性,组织性、破坏性和残忍性。但至今逍遥法外,这既给中央提出的“扫黑除恶”树立负面典型,又折射出山西临汾扫黑除恶的现状——除恶不除根。

为什么会这样?

其根源是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庇护之下,扫黑除恶变成 扫表不扫本,造成真正黑恶势力的组织者和“供血”者依然逍遥法外。

其中崔峰昱与临汾臭名昭著的“蝎子帮”之间的关系最为典型!黑恶主谋张红雷把这两个黑组织仅仅拴在一起作案,有分有合,其目的是设法敛财危害社会。

我们还是用事实说话,先说崔峰昱本人的罪恶:

2013年6月23日傍晚,由于拆迁问题,崔峰昱带领“蝎子帮”头目白旸二三十人砸烂司风敢的轿车,将司风敢从车内拉出打成重伤,司风敢在临汾市第四人民医院抢救期间,他们再次追到医院在医院大厅打伤正在办理住院手续的司风敢妻子张宪娥,并扬言要伤害司风敢回家过暑假的女儿。在司风敢夫妻住院期间,这伙人挖断了司风敢家的出路,砸了门窗,用土堵住了房门,司风敢在案发当天就报了案,至今无果。

2013年,因材料款问题,崔峰昱带人殴打给他供料商李国富,拒不付给李国富供料款,李国富被打的半月下不了床,至今供料款分文没给。

2016年2月,因为拆迁补偿款问题,崔峰昱带人将乡贤街村民六组组长乔红芳的手压在桌上用砍刀放在手背上说:“如果你再敢为村民要拆迁补偿款,就砍掉你的手”。他们十多人手持凶器将乡贤街前来要拆房补偿款的常龙娃、常尧料、常武松等多名村民胁迫在他们院内,逼迫下跪、求饶、道歉,并要承诺从此不再向他们要补偿款,才放了村民回家。

更为严重是崔峰昱对待建筑商夏志林的手段更为残忍和毒辣。

2016年10月18日,因为工程款、借款等4000多万欠款的事情,崔峰昱带领“蝎子帮”白旸等二十余人手持凶器窜入夏志林工队住所、办公地点,将夏志林、白国胜打伤,重度昏迷,孙明、炊事员等人受轻伤。趁夏志林、白国胜在医院抢救期间,这个黑恶集团霸占了夏志林工地的临宿办公地点和机械设备,霸占至今。

崔峰昱带领“蝎子帮”成员围攻夏志林等人

手术室里的夏志林

猖獗到一定程度,人就会自大,自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敏感和脆弱,崔峰昱也是如此!

2019年6月16日,崔峰昱因对足球裁判判决不满,在临汾体育场打伤裁判员,殴打没有过瘾,再次带其帮凶追到裁判员办公室,寻衅滋事,受害人报警后不了了之。

这些由崔峰昱主导的暴力事件中,黑社会组织“蝎子帮”一直是“敢死队”。

这就不得不提盘踞在临汾的“蝎子帮”,该组织由成立于2003年前后,每个人右手虎口上都纹有毒蝎标识,全身刺满青龙;他们手持砍刀、菜刀等凶器,采取剁手指、挑脚筋、砸断腿等手段,主要收入来源是以“看场子”为名,在网吧、迪厅、酒吧等娱乐场所收取保护费,为有权有钱的组织和个人充当打手,共享暴利掠夺的利益。其中,在与崔峰昱的合作中,逐渐成为崔峰昱豢养的打手,为崔峰昱开发地产保驾护航,而崔峰昱成为“蝎子帮”的资金来源和“供血基地”。崔峰昱用讹诈、强占来的金钱给其打手每人一套单元楼,“蝎毒帮”老大白旸获得两套。

在崔峰昱与“蝎子帮”之间,不得不提主谋张红雷,其人是临汾市尧都区乡贤街人,自小就称得起当地一恶霸,心狠手辣,在九十年代初开枪打死东关村民绰号“ 圪瘩红”,命案后只判了无期徒刑,由于用金钱的买路,几次减刑,坐牢十年左右就被放出。这个刑满释放分子横行乡里无人敢惹,他便利用乡贤街老宅院在派出所旁边开起了赌场,拉拢官员和公、检、法干警,还恶性强占了乡贤街村一组邻五一东路街面的一个旧村办厂址,土地值钱后,他在此地建起了七层大楼,建楼时需办建设手续,村委、村民小组向他索要集体土地几次无果,村干部和村民不敢惹这个杀人犯无奈,只好,任其在集体的土地上为已谋利,后来,他曾多次逼村支书为他的非法建设盖章,村支书耐心的向他说:“占集体土地变为私有要盖公章,需村民代表大会通过,这时他一怒之下,私刻了村委公章,用假公章买通了审批部门建了一个七层楼。楼落成后,拉拢区检察院领导(此领导妻子是农商行X支行行长)将这了大楼以3700万元卖给了这个银行。他实收2700万元(银行)出3700万元,从中1000万元贿赂了为他出力办事的官员。(此情况是我们听当地群众议论得知的,落实此事需找当时的知情人核实)张红雷有了巨额资金后,扩大赌场。将老宅院的赌场搬到了威尼斯大酒店后院水上乐园对面八层楼内,此楼内设有他的办公室和赌场,相当豪华,(这个楼是否他私有财产,举报人不太清楚)他家的豪车和有钱赌徒的豪车及情妇的豪车全停在这个隐蔽很深的豪华大酒店后院。

张红雷与崔峰昱的利益紧紧捆拌在一起,崔峰昱和其妹夫曹伟,自2012年开发乡贤街民居区建楼以来,经常出入于张红雷的赌场,仅2015年一年,崔峰昱、曹伟用建筑工人建楼不付工资的血汗钱就输在张红雷赌场六百余万元。

崔峰昱要强拆居民住房,居民不躲迁时,张红雷便向崔峰昱推荐白旸(毒蝎帮)黑骨干合作、做打手,设埋伏打司风敢时,据听说崔峰昱向白旸出酬金300万,是张红雷从中介绍并抽介绍费。打夏志林,白国胜时又是张红雷将两黑恶集团串连在一起。夏志林、白国胜伤残住医院后,张红雷到医院为崔峰昱说情,让写谅解书,以钱了事。轻判崔峰昱等五凶犯后,夏志林要上诉,张红雷几次找夏志林恐吓说:“如果你们上诉重判了崔峰昱这伙人,小心他们出狱后灭了你们全家。”

崔峰昱给 (毒蝎帮)老大白旸的两套楼也是张红雷从中说的话。

2016年6月1日崔峰昱、张红雷把夏志林、王华叫到五一东路味道源饭店。张红雷说XX副市长父亲在市第一医院住院,崔老板要去看望,需要你们给崔老板资助点钱,当场在王华身上拿了两万元,在夏志林身上拿3叁万元现金,还让夏志林从卡上给崔峰昱转了十五万元,共20万元,崔峰昱带上去看望副市长的爸爸。

崔峰昱从屯里农商行通过收买主任刘喜刚,贷款2800万元。张红雷向崔峰昱说能货下公家的钱就不要给还,崔峰昱说:“我从来就设打算还这笔货款,把头喂好就是。”随即让施工单位夏志林,给刘喜刚主任在金殿镇贾册村建了一个养猪场,还盖了三间住人房,夏志林付出了十五万元。崔峰昱一直不于啃声。(刘喜刚的猪场是给浮山县一养猪专业户贷过款,这个专业户给他的猪仔)。此笔贷款到期崔峰昱不给还贷,刘喜刚被免职停职处分,贷款转到市农商行,现在刘喜刚又恢复工作,换了个岗位,而崔峰昱2800万元贷款五年之久分文未还,国家损失极大。

崔峰昱将政府出资建的24套廉租房,按商品房卖出,一次性卖了190套房,崔峰昱仅这24套廉租房。从中获利2000多万元。张红雷向崔峰昱说:“别管什么政府廉租房,把头为好,卖了钱是咱自已的”,真也如此至今五年多了政府无人过问这24套廉租房。

崔峰昱黑恶集团伤害司风敢后司风敢报案,崔峰昱指示打手黄海平(崔的司机)和曹懋在张红雷的教唆下跑到山东威海开赌场,2014年威海赌场被当地查封,黄海平等又返回临汾,继续参与崔峰昱集团作案。

崔峰昱伤害夏志林、白国胜后被关在看守所,崔峰昱在看守所打伤新疆犯人,打掉新疆犯人两颗门牙,构成轻伤害,伤者在住院期间由张红雷从中调解私了,对一个犯罪嫌疑人在狱中继续犯罪临汾公、检、法无追究其任何刑事责任。

崔峰昱与张红雷在临汾最豪华的住宅小区,恒大华府购买三套豪宅,每人一套。张红雷情夫一套,全是好楼层四层的。张洪雷给住宅配家具一套用资200余万元,可想一个无正当职业的刑满释放分子哪来如此多的钱。

以黑掠财,以财养黑,以官护黑,以财养官,这是崔峰昱在山西临汾的生存之道。

其中,原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治安大队副队长,现任乡贤街派出所所长贾金虎和原所长孙卫东是崔峰昱黑恶集团的直接保护伞。具体来说,2018年10月18日,也就是崔峰昱带领“蝎子帮”等人进二期临宿毒打夏志林之后,乡贤街派出所所长孙卫东派警察到达现场,一不控制凶手,二不收缴凶器,只是转圈看看,随后,对案件置之不理,后来在遇害者家属举报下,派出所拉响警笛到张红雷赌场抓捕犯罪嫌疑人,当然,这些人在警笛的示意之下逃跑了。请问,前往抓捕的过程中是否需要开警笛?警笛一般用于在抓捕嫌疑人逃跑的过程中,为了便于警察抓捕而使用,因此,在抓捕之前鸣警笛是为了抓捕还是为了向犯罪嫌疑人发布信号?

结果证明,就是信号!《临汾警方侦办一起涉黑案时涉嫌“放水”》一文更为详细的讲述这件事的经过。

后来,在媒体的压力之下,公安进行网上追逃,这些人陆续归案,而在归案之后,所有人口供完全一致,判刑后仍口经一致不上诉。

作为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治安大队副队长,现任乡贤街派出所所长贾金虎作为此案的办案人,给夏志林一份没有任何签名的伤情鉴定书,为轻伤一级。可是夏志林,白国胜从没见过法医对他们鉴定;也没法医询问伤情,夏志林头皮开裂,多处粉碎性骨折,至今三年仍行动不便,能是轻伤吗?

为什么没有签名?因为鉴定书是假的!难道贾金虎所长不知道吗?

呵呵,作为治安大队副队长,派出所长如果这一点都不知道,那就不知道这个所长怎么来的!

临汾市公安局出具夏志林鉴定结果

通过崔峰昱个人行为,加上他与“蝎子帮”之间的豢养关系,还有他们之间的纽带张红雷的情况,事实证明,崔峰昱是临汾真正的黑社会组织的老大,张红雷是幕后主谋,他通过暴力的方式,恩将仇报,将那些为他做过贡献的个人逐渐清理出队伍,从而掠夺他们财产达进自己腰包目的,同时,将这些资金对内用于豢养黑社会组织,对外豢养政府官员,为自己的黑恶势力寻求保护,从而达到这种财富增长和对社会破坏性的长期性和持续性!崔峰昱、白旸两个集团由张红雷从中捆绑联合成一个大集团,势力越发展越大,张红雷有杀人前科,命案几次减刑出狱与云南的孙小果和山西任爱军又有什么区别,不是有特权的保护伞从中违法减刑,他能有今天再违害社会吗?

在以前,或许这种方式在保护伞的庇护之下能够得到延续,但是,在全国 “扫黑除恶”大形势下,“有黑扫黑,无黑除恶”倒逼公、检、法部门不得不面对这帮黑恶势力。目前,以白旸为首的“蝎子帮”已经归案,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但是,在警察向夏志林、司风敢等人核实“蝎子帮”罪行的时候,却坚持说“问白旸的,就回答白旸,不要牵扯崔峰昱,说了也没用!”这分明是将以白旸为首的“蝎子帮”与崔峰昱进行切割。

这种切割的目的是什么?

大概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崔峰昱金钱使了劲,某些具体办案人员深陷其中,担心崔峰昱进去之后牵扯自己;另一方面是有上级指示——崔峰昱动不得。

不论是什么原因,结果是崔峰昱至今逍遥法外!

这个结果显然与党中央提出的“不论任何人,任何组织,只要涉及到黑恶势力,必须一网打尽”的要求。

显然,这对中央提出的“扫黑除恶”打了折扣!

在党中央三番五次强调之下,还是如此保护 “蝎子帮”的幕后老板,这分明是对中央不信任和抵触,难道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说的就是山西临汾的有关部门?

殊不知,这种渎职和违法行为,严重伤害了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动摇了我们党的执政根基,亵渎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号召。

山西临汾的这种除恶不除根的现状,是不是该改变了?


来源:http://www.haofoods.cn/a/xin/81988.html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雄安新闻网(www.676pay.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雄安通管局

  • 雄安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本站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联系客服,QQ:314127396
    粤ICP备14093650号-1
  • #